中工娛樂

突發疾病搶救時間超48小時 不能認定工傷嗎?

來源:中工網
2022-04-03 14:52:00

《工傷保險條例》明確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這里的死亡時間采用的是“臨床死亡”標準還是“腦死亡”標準?以下這個案例中,法院從維護職工權益出發綜合客觀事實,將職工“無自主呼吸、各種深淺反射消失”判定為腦死亡時間。法院認為,該職工的搶救時間雖然超過了48小時,但據停止呼吸機支持后很快死亡,可推斷其死亡已不可逆,最終判決撤銷了人社部門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案例

工作中突發疾病搶救時間超48小時 人社部門未予認定工傷

徐某生前是某單位職工。2020年3月15日凌晨零時,徐某因疫情影響居家辦公時突感頭疼,并出現嘔吐現象,隨后昏迷不醒。徐某的妻子隨即撥打120急救電話,急救醫生15分鐘后到達。徐某被急救車送到醫院后,急診醫生立即對其進行搶救并做頭顱及胸部CT檢查,初步診斷為“急性腦出血”,隨后轉入該院重癥醫學科的ICU繼續救治,并于當日6時50分至8時10分行“雙側腦室鉆孔引流術”,術后重返ICU。后徐某被診斷為:腦干出血破入腦室、腦血管畸形、吸入性肺炎、中樞性呼吸循環衰竭。

徐某住院病歷及主治醫師《情況說明》記載:經口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雙側腦室鉆孔引流術”后,患者神志無改善,持續深昏迷,各種深淺反射消失,無自主呼吸。主治醫師反復多次告知患者家屬,患者病情已無恢復可能,僅能給予維持治療;颊呒覍俦硎纠斫,但仍要求繼續維持治療。維持治療至2020年3月27日,患者家屬要求放棄維持治療。

當日,醫院出具了徐某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該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記載:徐某死亡日期為2020年3月27日,死亡原因為中樞性呼吸循環衰竭,死亡地點為醫療衛生機構。

2020年3月23日,徐某所在單位因其在工作中突發腦溢血向當地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填寫了《工傷認定申請表》,并提交了徐某家中辦公電腦工作時間截屏、120急救指揮中心證明、診斷證明書等申請材料。

經歷了一次材料補正后,當地人社部門經過調查,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徐某因疫情居家辦公期間經搶救無效死亡情況屬實,但根據《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記載,徐某的死亡日期為2020年3月27日,搶救時間超過了48小時,其死亡的情形,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之規定,屬于不得認定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者視同工傷。

徐某的妻子邢某不服,起訴至法院,請求判決撤銷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判令人社局重新作出認定工傷決定。

一審

職工無自主呼吸符合腦死亡標準 認定工傷應以“腦死亡”時間為判斷依據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本案的焦點在于徐某的死亡是否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視同工傷情形。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根據上述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超過48小時死亡的,原則上不能認定為工傷。但如果職工在48小時內已經確定無存活可能,只是家屬或者用人單位不愿放棄搶救,并經連續搶救致使死亡時間超過48小時的,應當比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認定為工傷。本案中,徐某因疫情居家辦公加班期間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事實清楚,各方當事人也無爭議。

根據徐某住院病歷及主治醫師的《情況說明》記載,2020年3月16日3點25分病危、經口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當日6時50分至8時10分行“雙側腦室鉆孔引流術”,術后患者神志無改善,持續深昏迷,各種深淺反射消失,無自主呼吸。此時,徐某已無救治可能,其癥狀事實上已符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腦損傷質控評價中心《中國成人腦死亡判定標準與技術規范(第二版)》關于“腦死亡”的三項(1.深昏迷;2.腦干反射消失;3.無自主呼吸)臨床判定標準,主治醫師也反復多次告知患者家屬患者已無恢復可能、僅能給予維持治療,但患者家屬不愿放棄搶救,堅持要求繼續維持治療,而此時距醫院“初次診斷時間”尚不足5小時,此后徐某即靠呼吸機輔助呼吸等相關醫療設備和技術手段維持生命體征,一直維持治療至2020年3月27日患者家屬要求放棄維持治療,當日醫院即出具了徐某于2020年3月27日死亡于醫療機構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從上述治療經過可以看出,一旦停用呼吸機等維持治療手段,病人很快就會死亡。本案中的“維持治療”實際上屬于醫療機構臨床醫療服務中“過度搶救”的一種情形,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醫療資源浪費。徐某親人要求繼續維持治療,也屬人之常情,畢竟任何人在短時間內都很難接受即將失去親人的現實和承受喪親之痛。因此,本案中因患者家屬堅持要求通過呼吸機輔助呼吸等治療手段維持治療而導致突發疾病后經連續搶救超過48小時死亡的特殊情形,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有關“視同工傷”規定的立法本意,應當認定為工亡。當地人社局僅以死亡證明記載的死亡日期即簡單認定徐某經搶救無效超過48小時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視同工傷”情形,決定不予認定工傷,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認定結果明顯不當,也不符合勞動法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立法宗旨,依法應予撤銷。

據此,一審法院支持了邢某的訴訟請求。

上訴

死亡時間只能以醫院出具的醫學證明書為準 一審法院判決屬擴大工傷認定適用范圍

當地人社局在一審判決后提起了上訴。該單位上訴稱,一審法院擴大了《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適用范圍。一審法院認為“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超過48小時死亡的,原則上不能認定為工傷。但如果職工在48小時內已經確定無存活可能,只是家屬或者用人單位不愿放棄搶救,并經連續搶救致使死亡時間超過48小時的,應當比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認定為工傷”。對此觀點,人社局認為,本案中無任何證據確定徐某從發病時起在48小時之內無存活可能;無論什么情形,只要職工從發病時起經連續搶救無效超過48小時死亡的,都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否則就有失公平。

人社局認為,一審法院認定徐某發病癥狀離初步診斷時間不足5小時內已符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腦損傷質控評價中心《中國成人腦死亡判定標準與技術規范(第二版)》關于“腦死亡”的三項(1.深昏迷;2.腦干反射消失;3.無自主呼吸)臨床判定標準,屬認定事實錯誤。徐某住院病歷及主治醫師的《情況說明》記載,徐某術后神志無改善、持續深昏迷、各種深淺反射消失,無自主呼吸。這其中各種深淺反射消失不等同于腦干反射消失。醫院作為徐某的救治醫院也沒有明確確定徐某的癥狀符合“腦死亡”臨床判定標準。作為醫療機構和徐某的主治醫師都沒判定徐某的病情符合“腦死亡”的臨床標準,一審法院沒有經過鑒定,更沒有權力認定徐某符合“腦死亡”臨床判定標準。因此,一審法院認定徐某離發病時不足5小時內的病癥就符合“腦死亡”臨床判定標準,屬認定事實錯誤和濫用職權。

此外,人社局表示,一審法院認為徐某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應當認定為工亡的認定事實不清。一是一審法院認為徐某一旦停用呼吸機等維持治療手段,病人很快就會死亡純屬猜測和假設,沒有事實根據。二是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維持治療”實際上屬于醫療機構臨床醫療服務中“過度搶救”的一種情形,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醫療資源浪費,也沒有事實根據,是一審法院的妄加評論。三是法律沒有規定特殊情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因患者家屬堅持要求通過呼吸機呼吸等治療手段維持治療而導致徐某經連續搶救超過48小時死亡的特殊情形,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有關視同工傷規定的立法本意,應當認定為工亡的判定沒有法律依據,更不符合立法本意。根據法律相關規定,自然人的出生時間和死亡時間,以出生證明、死亡證明記載的時間為準;沒有出生證明、死亡證明的,以戶籍登記或者其他有效身份登記記載的時間為準。有其他證據足以推翻以上記載時間的,以該證據證明的時間為準。本案中醫療機構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記載徐某的死亡日期為2020年3月27日。并沒有其他證據足以推翻以上記載時間,因此,本案中,徐某的死亡時間只能以醫療機構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記載時間為準。

職工家屬

提交判例支持“腦死亡”時間可作為認定工傷依據 工傷認定不論案情不利于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

二審中,邢某表示,徐某存在“48小時內經搶救已確定無存活可能”的情況,這一點可根據徐某的住院病歷及主治醫生的《情況說明》記載得出結論。其病歷中多處顯示徐某在入院后的各項檢查中對于任何刺激均無反應,對光反射均消失,各種深淺反射消失,明顯涵蓋了腦干反射消失的癥狀。

邢某認為,在實際醫療過程中,醫院不會主動就患者是否符合腦死亡作出認定,而職工及家屬對醫學專業知識的理解程度也遠遠不足以使其在48小時內就決定為了滿足工傷認定的條件而去作腦死亡認定,況且此時去苛求患者家屬主動要求醫院做腦死亡認定,既不人道,也有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華民族傳統道德觀念。徐某的實際癥狀表現、住院病歷記載以及主治醫師書面說明,均表明徐某入院后已實際無任何存活可能。在此情況下,患者家屬不愿放棄搶救,堅持要求繼續維持治療,此后徐某即靠呼吸機輔助呼吸等相關醫療設備和技術手段維持生命體征,一直維持治療至2020年3月27日患者家屬要求放棄維持治療,當日醫院即出具了徐某于2020年3月27日死亡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從上述治療經過可以看出,一旦停用呼吸機等維持治療手段,病人很快就會死亡。

綜上,邢某認為,徐某突發疾病后,“48小時內經搶救已確定無存活可能”的情況屬于客觀事實。本案應充分考慮客觀情況和病情事實,對徐某“48小時內經搶救已確定無存活可能”的情況作出認定。

此外,邢某表示,工傷保險是為了保護勞動者權益、分散工傷風險。工傷認定部門死摳條文、嚴摳48小時“死亡時間點”,而不論案情,這種“一刀切”的方式顯然不利于對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邢某向法院提交了相關判例。

二審

職工發病48小時內已無自主呼吸 無存活可能 符合視同工傷情形

二審法院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本案中,各方當事人對事實部分均予認可。根據徐某的住院病歷及主治醫生的《情況說明》記載,徐某經搶救后,神志無改善,持續深昏迷,各種深淺反射消失,無自主呼吸。醫院多次告知家屬,患者已無救治可能,而此時距醫院初次診斷時間尚不足5小時,在自主呼吸、對光反射均消失的情況下,憑借相關醫療設備和技術手段在較長時間內維持已基本無存活可能的徐某的生命體征,雖超過了48小時,但停止呼吸機后隨即送去火化,可反推,醫院如果在48小時之內停止呼吸機,病人必然很快死亡。如因工傷認定問題而放棄對親人的救治,這不符合社會公眾對生命予以最大尊重的基本價值觀,且與《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目的和立法本意相違背。徐某在發病48小時之內已無自主呼吸,已無存活可能,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應當視同工亡的情形。

二審法院認為,人社部門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據河北工人報消息 河北工人報記者哈欣)

責任編輯:姚怡夢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客戶端

  • 中工網微信
    公眾號

  • 中工網微博
    公眾號

  • 中工網抖音號

中工網客戶端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

馬上體驗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les-carnets-de-virgi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微信


中工網微博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京东传媒,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免费A级毛片无码A∨免费,女人被狂躁高潮啊的视频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