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娛樂

他們是如何練就“火眼金睛”的?

來源:工人日報客戶端
2022-05-07 07:53:04

  原標題:他們是如何練就“火眼金睛”的?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楊冉冉

  世界冠軍王濛在北京冬奧會解說比賽時的一句話“我的眼睛就是尺”,體現了她對自己專業能力的自信。在我們的班組里,也有很多專業“大拿”,他們在工作中日積月累練就“火眼金睛”,關注每一個環節,鉆透每一個疑難,把握每一處細節,精準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他們猶如一把把精準的“尺”,不容分毫差厘為工作護航。他們正是工匠精神傳承的代表。

眼中有尺  心中有數

  在西安地鐵14號線,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深夜出動,徒步行走,仔細檢查每一處鋼軌的狀態,小到一顆螺絲、一個扣件,大到一組道岔、一條鋼軌,都是巡檢過程中必須檢查的內容。他們就是中鐵電氣化局運管公司西安維管處地鐵維管段的地鐵軌道巡檢工。

  除了巡檢,軌距測量也是巡檢工們的日常操作。軌距標準是1435毫米,要求誤差在2毫米以內才能達到標準,這就要求他們不僅有過硬的業務知識,還必須具備善于發現軌道安全隱患的眼睛,做到“眼中有尺,心中有數”。(郭鑫)

不做扁鵲的“神醫”

  “老孫,你真神了,這口井的回壓確實高了!”5月4日9時30分許,再次返回BNB35X58井觀察回壓后,中國石化勝利油田濱南采油管理五區注采四站管井工靳二忠給孫建勇打去電話。原來,剛才孫建勇從功圖上看到,這口井的載荷漲了,考慮到該井油稠,當即讓靳二鐘去現場落實回壓是否正常。

  孫建勇是中國石化勝利油田勞動模范、勝利工匠、濱南廠首席技師,還是采油管理五區群挖群管項目組組長!拔覀冺椖拷M的理念是,不做扁鵲,要做扁鵲的大哥,治‘未病’!睂O建勇說。他帶領6名項目組成員,一有時間就坐在電腦前,對210余口油井每天產生的1.01萬余張功圖進行分析。多年來,他練就了一雙“看似正常里面找異!钡摹吧裱邸。今年以來,他“揪出”回壓和載荷異常變化32次,措施有效率達90%以上。(許慶勇 周秋杰)

測量路上匠心無限

  干一行愛一行,鉆一行精一行,認準測量這份事業,便一頭扎進去潛心鉆研,他就是中鐵寶橋揚州公司質量管理部檢查員張峰。

  全站儀是張峰的獨家技藝,他在實踐中不斷提升專業能力。為了挑選出最佳測量點,張峰每天需要背著三四十斤的儀器滿場跑,不斷考察、不斷調整,從地面到大節段頂部,都是他測量的場所。為了避免高溫對測量數據的影響,張峰常!捌鹪缲澓凇,選擇清晨或夜晚作為最佳測量時間。測量是一件精細活兒,張峰以高度責任心從業以來一直保持“零失誤”。(張梅艷)

他用眼睛“稱重”

  他繞著鯨魚狀的設備轉了兩圈,停下來,單膝跪地,目測設備底座厚度,起身,伸開雙臂,身體緊貼著設備,經形狀復雜之處,用“拃”量了數遍。然后,縱身一躍,抓住扶手,登上頂部,來回走了4次,俯下身子,臉貼著鐵板,閉上一只眼“吊線”……

  4月40日,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潘集電廠建設工地,起重工聶德群用眼睛為不規則設備“稱重”。

  聶德群1999年開始跟師傅學估算重量,當時采用量尺寸、測密度再分段相加的辦法,速度慢不說,算出來的重量誤差高達10%左右。為了攻克這一難題,他工作之余就到設備堆場,練習目測不規則設備的尺寸。練了5年,估算誤差在400公斤左右。又練了10年,用壞了100多個卷尺,他實現了估算誤差在200公斤以內。前年,他自學珠心算,估算速度與精準度又提高了一大步。(夏忠)

毫厘之間守護安全

  每當凌晨時分,一群“軌道醫生”便出現在了地鐵隧道里,開始了他們的精檢細修。趙建業就是其中一位,他是南昌中鐵穗城軌道公司的一名線路工程師。

  地鐵列車行駛在鋼軌上,不僅會造成鋼軌磨損,還會引起尺寸的變化。整改線路水平病害,需要調整的高度通常是毫米級別的,技術要求很高。在28.5公里的地鐵線路上,趙建業從起初的師傅教學、借助工具,逐步變為自己摸索、不斷實踐,靠著日積月累,反復總結,最終他常常只需要目測,便能把握好這個毫米級的精度。經過他處理的病害再通過精密儀器測量,經常能取得水平為“0”的精準效果。(韓佳亮 龔思穎)

讓設備故障無所藏

  重慶大唐國際彭水水電開發有限公司電氣二次班班長劉宏生,從事水電廠電氣二次專業檢修維護工作近15余年。

  他是調速器電氣部分故障處理的行家里手,一眼就能識別故障所在,鎖定設備的故障范圍。當調速器導葉接力器頻繁抽動時,他能準確看出是主配壓閥異;蚴菈河脱b置啟動頻繁;當調速器壓油罐油壓過低報警時,他能一眼鎖定故障是感壓閥故障、補氣閥故障或是系統出現漏油。他讓設備故障無所藏,為機組的并網安全運行提供了有力的技術支撐。(陳灝)

揭開電纜“神秘”的面紗

  “B相銅屏蔽層開剝存在毛刺,請制作人員立即整改!”

  “故障相冷縮管定位錯誤,未有效搭接導致該處電場分布不均勻,絕緣擊穿故障……

  無論是電纜接頭制作的培訓考評,還是現場的工藝質量管控,抑或是故障電纜的解剖分析,與電纜打了數十年交道的國網福州供電公司配電運檢中心電纜運檢一班班長溫曉強早已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在他的鉆研下,電纜撕下“神秘”的面紗,每一層結構與作用機理都了然于胸。電纜預處理哪個環節不達標、什么樣的工藝問題容易引發電纜故障,溫曉強班長憑著對專業技術的敬畏與專注,用豐富的經驗為配網電纜的安全穩定運行貢獻自己的力量。(胡韻婷)

“半公分”的較量

  對于建筑的“質量員”來說,不僅僅要熟悉理解設計圖紙中的每一種做法,更要清楚規范標準是多少。我是中建二局江蘇分公司南京百水保障房項目部的余長浩。從我入行起,師傅就教導我:干“質量”工作就是失之毫厘,謬之千里。這就要求我們在工作中做到“心中有圖紙” “眼里有規范”。

  在施工現場,每一個質量員都是“卷尺”不離身。走入現場,有時會聽到質量員與班組工友因為“半公分”的問題展開爭論。鋼筋尺寸、鋼筋間距、梁的寬度、墻板的厚度、房間的開間等,一切規范性必須體現在“數據”上。對于我們而言,每一次的“錙銖必較”就是對工程品質的保障。(李天心 余長浩)

手如尺

  郭建勇是撫順石化工建公司維修一車間乙烯班班長,中油集團鉗工技能專家,先后獲得中油集團勞動模范、遼寧工匠、撫順工匠、撫順市百姓雷鋒等殊榮。

  他的手就是一把尺,能夠加工出誤差在0.02毫米(相當于頭發絲的四分之一)精度的配件。郭建勇入廠時苦練“鏟、銼、研、磨、刮”的基本功,總是練得汗濕衣背,經過多個嚴寒酷暑,終于磨礪出了超凡技藝。

  郭建勇曾經帶領27人的檢修團隊,對石化公司烯烴廠的進口氣壓機機組首檢。他用“手尺”把汽輪機軸瓦研磨精度控制在了0.02毫米內,這樣的軸瓦,他研磨了104塊。檢修期間,他每天15小時工作,連續34天,開創了進口壓縮機國內自檢先河。(趙鈺 王文賀)

高鐵“生命線”診斷師

  “吊弦無斷股、無斷絲,線夾無燒傷、無破損,螺母力矩達標”,凌晨兩點,明月高懸,萬籟寂靜,中鐵電氣化局京滬高鐵維管公司蚌埠維管段接觸網工吳強正全神貫注地檢查著接觸網供電設備上的每一個零部件。每檢查完一個部件,吳強都會馬上把檢查結果告訴工友,以便于記錄和掌握設備運行狀態。

  高鐵接觸網為高鐵運行提供唯一動力,被稱為高鐵“生命線”,檢修時測量的數據必須精確到毫米。吳強從事接觸網工作已近10年,勤勞奮進的他除了會“飛檐走壁”,還練就一雙黑夜里的“火眼金睛”,每一處細小的缺陷,都別想逃過他的眼睛?此麢z修時那全神貫注的眼神,細致入微的動作,便知道他對這份工作有多用心。(劉俊良)

30年練就一雙慧眼

  “現場人員注意,現在鉆機在志留系下統龍馬溪層鉆進,地層巖性硬而且脆,有可能鉆遇縫洞,鉆井過程中注意防垮塌!5月3日,在位于四川盆地的威頁28-1HF井,鉆機轟鳴,中石化經緯公司西南測控XN028錄井隊地質工程師王芳正在對剛從地層取出的一桶巖芯進行分析,他通過干濕結合、遠觀近看,結合元素錄井、伽馬曲線鑒定巖性,判斷地層層序、地層特征及巖性組合關系,進行異常預警。

  “給我一雙慧眼,讓我把你看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這是每一個地質工程師心心念念的本領。今年48歲的王芳,19歲就來到錄井隊工作,參加了川渝地區100多口井的地質錄井,練就了一雙識別巖性的慧眼。(田宏遠 )

傳    承

點擊圖片觀看視頻

  國網福建省電力有限公司三明供電公司輸電帶電班現有員工9人,平均年齡39.5歲,其中高級技師4人,技師5人。班組主要負責三明供電公司35-220千伏架空輸電線路及變電站的帶電檢修工作,年均開展輸變電設備帶電作業200余次,有效提高了地區電網供電的可靠性。班組先后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工人先鋒號等榮譽。(報送單位:國網福建省電力有限公司三明供電公司)

責任編輯:苗辰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客戶端

  • 中工網微信
    公眾號

  • 中工網微博
    公眾號

  • 中工網抖音號

中工網客戶端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

馬上體驗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les-carnets-de-virgi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微信


中工網微博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京东传媒,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免费A级毛片无码A∨免费,女人被狂躁高潮啊的视频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