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娛樂

最閃亮的坐標 | 南昌起義2萬多人,至今只找到1066個名字……

來源:央視軍事
2022-04-03 13:10:33

  原標題:最閃亮的坐標 | 南昌起義2萬多人,至今只找到1066個名字……

  1927年8月1日凌晨

  槍聲劃破南昌黑夜

  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

  人民軍隊就此誕生

  

  2萬多人參加了南昌起義

  但他們的名字卻鮮為人知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

  自籌建以來就四處尋找

  起義參加者的相關信息

  時至今日

  名錄擴充為1066

  兩次被捕入獄

  被槍殺時不滿28周歲

  在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

  整理參加過南昌起義的人員名單

  是肖燕燕的主要工作之一

  

  一天

  四川大學傳來消息:

  一位名叫田雨晴的烈士

  可能參加過南昌起義

  為了確認這一消息的準確性

  肖燕燕立馬坐飛機去了成都

  

  田雨晴資料圖

  在四川大學革命英烈事跡陳列館中

  肖燕燕找到了田雨晴的名字

  但這里的資料都不是一手的

  為了確認

  她又幾經輾轉去了

  四川省自貢市富順縣

  在《富順縣志 》里

  肖燕燕找到了這個令她激動的名字

  

  田雨晴

  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南昌起義后被捕入獄

  被營救出獄后返回四川

  繼續從事革命活動

  后來不幸再次被捕

  1928年3月

  田雨晴被槍殺于宜賓

  當時他還不滿28周歲

  ……

  就這樣

  南昌起義參加者的名單上

  又多了一個名字——田雨晴

  14頁家書昭示決心

  他舍下新婚妻子獻身革命

  四川大學革命英烈事跡陳列館

  在田雨晴的名字旁

  肖燕燕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楊達

  

  楊達是田雨晴的四川同鄉

  和田雨晴年紀相仿

  他是首批確認的

  南昌起義參加者之一

  

  楊達照片

  當年

  楊達離開新婚的妻子

  參加革命

  南昌起義后

  他堅持在南昌至豐城一帶

  從事地下革命活動

  1928年2月1日

  楊達被捕

  后來壯烈犧牲

  

  楊達生前只留下了

  唯一一封家書

  

  整整14頁信紙

  寫滿了他獻身革命的決心:

  “我要改造家庭,改革社會

  我所謂改革社會

  不是以我一個人的力量

  就可以左右社會的……”

  

  楊達的孫女楊丹每次讀這封家書

  眼眶都會濕潤

  她說:

  “爺爺當時一定是想成為

  劃破黑暗籠罩的那一道光

  刺破黑夜籠罩的那一把劍”

  連續多年不斷尋找

  只找到上千個姓名

  南昌起義參加者2萬多人

  至今留下名字的僅1066人

  他們中在南昌起義時犧牲的112人

  新中國成立前犧牲的479人

  新中國成立后

  擔任過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18人

  被授予元帥軍銜的6人

  被授予大將軍銜的3人

  ……

  在已知的南昌起義參加者中

  最后一位去世的是彭猗蘭

  2010年6月29日凌晨逝世

  享年102歲

  

  彭猗蘭資料圖

  如今

  每逢清明、重陽等節日

  許多人總會來到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

  緬懷逝去的先輩

  銘記英雄的精神

  英雄不朽

  跨越95年的追尋仍在繼續

  ……

  

  想了解更多內容

  4月1日至10日

  一起看

  ↓↓↓

  《你的名字》

  清明將至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軍事節目中心

  推出10集特別節目

  《你的名字》

  以尋訪者、親歷者、知情者、見證者

  為主要人物

  以珍藏于各地的各類歷史檔案

  作為實證

  講述無名英雄、無名烈士的故事

  讓他們的名字鐫刻在歷史的豐碑之上

  讓他們的英名永世流傳

責任編輯:遲語洋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客戶端

  • 中工網微信
    公眾號

  • 中工網微博
    公眾號

  • 中工網抖音號

中工網客戶端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

馬上體驗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les-carnets-de-virgi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微信


中工網微博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京东传媒,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免费A级毛片无码A∨免费,女人被狂躁高潮啊的视频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